文学期刊

第585章 鬼城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第585章 鬼城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蝗虫过后,寸草不生。

这是地球上的一句俗语。

如果把这句话放到如今的摩云河系奥尔恒星系,那完全可换成异形过后,寸草不生。

跨越遥远的空间,从废墟来到奥尔恒星系。 其间又经历了一场恶战,再加上在废墟中时,异形只是在吸收气态巨行星中神奇的能量物质,包括辐射源的改造。

唯独就是没有放开肚子好好吃过一顿——废墟中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食物可言。

这就像是一个人类每天只是被各种营养吊瓶补充着,却被医生告知什么东西都不能吃。

饿是饿不死,但绝对没有吃过东西。 现在却是不同了,美丽的特罗伊星球上大量存在的生命体,足够它们放开肚皮大餐一顿了。 特罗伊行星,迎来了血腥的末日。

异形大军最先入侵的那座城市,如今已经成了人间地狱。 充满了科幻感,原本喧嚣热闹的城市,一片死寂。 横七竖八停在地面上的悬浮车,倒塌的楼房。

浓烟从四处冒起,有些地方还在燃烧着熊熊大火。 “救命!”寂静的城市上空,突然被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打破。

一座半边看似应该是被暴力冲撞倒塌的楼房中,冲出来一个鳄人。 怀里抱着微型粒子光炮的它,一边跌跌撞撞跑着,却还疯了似的朝周围乱射一通。 “嘶!”尖锐的嘶鸣声中,一只雄蜂异形从楼中追了出来,然而不过跑出来两步。 它又迅速地转过了身。 天空上,一片阴云从天而降。

街道对面的楼顶上,一只蝙蝠异形骨翼收缩在体侧。

陨石似的砸了下来。

瞬间就落到了鳄人头顶,蝙蝠异形骨翼猛地张开。

硬生生悬浮住身躯的同时,它的一对前爪就抓住了鳄人的脑袋。 剃刀舰锋锐的爪尖轻易地洞穿了鳄人的头骨,蝙蝠异形抓起兀自在痉挛颤抖的鳄人飞到楼顶,涎水粘连的巨吻旋即沉下去撕咬开来。

每吃几口,它却还抬起头来向楼下“看”几眼。

那情形,仿佛在等待下一个目标或者说下一个食物的出现。 狼多肉少。 因为靠近军事基地,再加上附近还有行星大炮这个大家伙的存在。 这座小城的人口其实并不多,不过再保守的估计。

三五十万还是有的。

但这点人相对一万饥肠辘辘而且仿佛永远也吃不饱的异形,压根就不够。 至少这只蝙蝠异形只是吃了个半饱不饿的——让战力更强的禁卫及雄蜂异形先放开肚皮吃,这个大家都默认的传统,这只蝙蝠异形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嘶……”很快,那个鳄人就被蝙蝠异形吃掉快一半了,这时,随着一处阴云从城市中央位置腾空而起,在那尖锐的嘶鸣声中,蝙蝠异形毫不犹豫地放弃了眼前美味可口的新鲜食物,展开翼翅飞上了半空。

刹那间。

刚刚还一片死寂的城市中出现了无数的异形。 从一栋栋高楼中破墙而出,从一个个地下“战防通道”掩体中迅速地跑出来。 街边、巷尾。

楼顶、平台。

一只接一只的异形腾空而起,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聚集在了一起。 发出召集令的是“青火异形”。 当之无愧的禁卫异形。 这只云海当年在地球大山军事基地寄生了喷火怪鸟的诞生的异形,如今只怕他自己看到都会啧舌。 翼展已经达到了五十多米,彻底成了一个庞然大物的青火异形,虽然还不能像宿主那样喷火,但无论它旗枪般锋锐的尖喙,又或者一双寒气森森的铁爪,任是谁看上一眼都会不寒而悸。 就在刚才的战争中,没有能量防护罩保护的巡洋舰,那厚重的金属舰体在青火异形的尖爪下根本不堪一击。 十足的开石裂金。

庞大的身躯低空悬浮着,当最后一队体型纤细的信使从城市边缘的地下“战防通道”掩体中冲出来。

洒下一片腥红血迹飞上来后,青火异形发出一声低沉的嘶鸣。 随即带着它们飞向了更远的天边。

良久,一片死寂的城市,渐渐有了动静。

路边的下水井盖轻轻被挪开,一个瘦小的人类满面惶恐的钻了出来。

街边倒塌的楼房残骸中,一块厚重的水泥板在挣扎中终究被掀翻开来,露出了一条腿被砸断了的鳄人。

街边仰翻的悬浮车中,一个鳄人幼童紧咬下唇不敢发出哭声,用力拖着昏迷过去的母亲爬了出来。 渐渐地,城市中的人越来越多。 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鲜血,却又很少看到尸体或者说完整的尸体。

那些侥幸存活下来的人,因为“从众意识”开始聚集在了一起。

每个人的脸上眼中都写满了恐惧,当一个鳄人在恐惧之余大声命令更多幸存下来的人类救治伤员时,在它一脚将一个柔弱的人类少女踹翻后,情势又一次恶化了起来。 人类的体型,远比鳄人瘦小。

这就意味着在异形入侵后,他们能更快地躲起来——当然他们隐藏的再深,也不可能逃过异形的感观,只是到处都是奔跑着的食物,几乎一直没有停止过进食的异形,自然不会费心巴力地去找他们。 一直活在鳄人的暴力统治中,可当黑暗血时代伴随着异形的入侵降临这颗星球后,面对着渊泽鬼域似的城市,当感觉到自己的同胞数量超过了鳄人时,在笼罩着整座城市的血腥味刺激下,他们发狂了。 街道的一角,三十多个人类赤红的双眸冲了上去。

那几个鳄人才打飞了几个,就被他们淹没了。

用石块猛砸,用尖刃刺砍。

几乎就是几息间,那几个鳄人就被他们砸成了碎肉、戳成了筛子。 暴动或者暴乱,很快就在鬼域似的城市中蔓延开来。 幸存下来的人类越聚越多,就跟滚雪球似的达到了千人之数。

“那里,那里有动静,肯定下面有鳄人。

”这些人很快演化成了暴徒,当几个暴徒拉着一个人类少女走向旁边的楼房,同时心虚地说她被鳄人洗脑时,其中一个指着街边倒塌的楼房残骸喊了起来。

然而没等他们冲过去,兴许是被他们的动静惊醒了,那宽大的楼板突然被掀翻开来。 一只颅骨上明显有凹坑裂隙伤痕的异形露出了狰狞的身躯。 前一秒还兴奋、激动或者是暴戾冲动的暴徒们,瞬间呆若木鸡。

就像是一盆冰水当头浇下,他们开始颤抖起来。

“嘶……”巨吻震颤着,这只先前被防空炮火击中颅骨昏了过去的雄蜂异形从废墟中站了起来。 长长的颅骨猛地一探,它一口叼起离自己最近的也是叫嚣的更厉害的人类,随即飞上半空,直向先前异形大军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仿佛还能听到他的惨呼声,看着临空洒落下来的鲜血,那些人类突然大叫起来,都跟见鬼似的四散奔逃开来。 再没了其它任何想法,他们只想找个最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那个险些被自己残暴的同胞****的人类少女,她已经吓傻了。

瘦削的脸庞上带着傻乎乎的笑容,她抬起头,任由那一片血雨洒落在她的脸上、身上……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