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第116章 会面邹纹怀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第116章 会面邹纹怀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怎么样!你们如何商量的?”坐下来,原本打算再次伸手拿饼干吃的城龙,想了想还是把手缩了回去。 ¤正低头吃东西的洪金保朝叶景诚打了个眼色,叶景诚当然乐意配合他,于是说道:“我给三毛哥的剧本,还有几个不合理的地方,需要拿回去修改一下。

”“这样啊?”城龙没有太多怀疑,说道:“剧本我不是很了解,不过我将它当故事来看,这本《龙少爷》很精彩,而且特别适合我的风格。 ”“龙哥你满意就好了。

至于价钱…”叶景诚伸出两只手指。

“两百万?似乎贵了点哦。 ”城龙抓了抓后脑勺,他知道二十万是不可能的,因为对方的名气都不止这个价位。 “贵什么?你不喜欢就让给我。

”洪金保附和道:“你不看下金公主四百万和诚仔买的三个剧本,拍出来的电影票房一部五百万,一部八百万,还有一部重头戏没出来。 ”“一分钱一分货,你自己想下这本两百万的剧本。 ”从叶景诚的开价,洪金保更认定对方将他当成兄弟。

洪金保没有去看城龙手中的剧本,不过叶景诚同时拿两份剧本出来,质量方面肯定不会相差太多。

但是价位却差了整整一倍,明显叶景诚和城龙的关系,还没有和他的关系那般好。 “这么说也是。

”听到洪金保这样说,城龙想了想也确实如此,那几分郁闷当即释然。 他向来都不是自寻烦恼的人,更何况这笔钱还有人帮他出。 当即,城龙应下这件事道:“钱方面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还要回去跟契爷说一声,支票迟些再给你无所谓吧?”“没所谓,你等下去不去邵氏?我正好有事约了大邹生。 ”叶景诚说道。

“那顺路吧,正好我那几辆车都拿去做保养,诚仔你不会没开车吧?”城龙根本不知道叶景诚特意找他来引路。

“有,坐多一下我们再走。

”城龙点了点头,也点了一份下午茶。

一个小时后。

三人坐同一辆车来到嘉禾,洪金保怀着小心思先走一步,叶景诚和城龙则走入嘉禾大楼。

“靓妹,邹生和我契爷呢?”城龙完全当在自己家里,没有半点客气的询问到前台秘书。

“他们在里面开会。 ”秘书着重的看了叶景诚一眼,上一次日正是她接待叶景诚,当时老板的意思是不放他进去,没想到他隔一日又来了。

“那没事了。 ”说完又朝身后的叶景诚招了招手,道:“诚仔,我带你进去。

”“嗯!”叶景诚应道。

秘书看着带头走进去的城龙,伸了伸手一副欲言又止。 最后眼白白看着叶景诚跟了上去,过程中对方还转身和她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磕磕嗑——“进来。 ”得到办公室里面的人应许,城龙就带着叶景诚走进来。

“邹生。 ”城龙先朝邹纹怀打了个招呼,转而对何贯昌喊到:“契爷。

”“邹生,何生。

你们好啊。

”叶景诚同样打了声招呼。 “嗯!”邹纹怀有些意外看了叶景诚一眼。 原本他是打打算晾多叶景诚几天,没想到对方这么快有了对策。 居然找城龙来做他的引路人,估计城龙这个粗线条的脑筋,被叶景诚利用了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城龙走到何贯昌面前,将剧本一递邀功道:“契爷,我找到个好剧本,是诚仔他亲笔写的,我认为很适合我的风格。 ”“行了,剧本我会看,你先出去等一下。

”得到邹纹怀暗中打眼色授意,何贯昌把城龙打发了出去。 “哦~”城龙带有几分沮丧的走了出去。

“后生仔,比我想象中还要本事,有什么事坐下来说。

”邹纹怀指了指椅子示意道。 “邹生你既然有心校验我,我没理由要你失望吧?”叶景诚别有深意的笑了笑。 继续说道:“至于我这次过来,无非是想和嘉禾谈下合作问题。 ”“合作?”邹纹怀和何贯昌对望了一眼,说道:“尽管说来听一下。

”“我可以和邵氏签半年的合约,期间帮你们擦亮城龙这块生招牌,量身打造至少两部作品。 ”“不过每一个剧本需要两百万,另外无论你们安不安排职位,我个人还要一百万酬劳。

”叶景诚毫无忌惮的提出自己的条件。

“也就是说你想从我这里拿到至少六百万?”邹纹怀摇了摇头,说道:“后生仔,我知道这段时间你缺钱用,但是也不要骗到阿叔头上。 ”“这些倒是其次,有些事你不说不代表没有人知道,就譬如在你离开邵氏的时候……”何贯昌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指的是叶景诚当初用《阴阳错》的版权,从方怡华手中骗取上一部影片分红的事情。 “何生你既然知道这件事,前因后果我想你也清楚。

”在这件事上,如果不是方怡华不仁,他都不会如此不义。 另外叶景诚这么说,还传达了更深一层的意思,言外之意只要你们嘉禾好好对我,我自然不会对不住你们。

何贯昌一时间哑然,邹纹怀拉回话题道:“我很好奇,既然你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而且旗下还有一家电影公司,为什么还要把机会让给别人?直接和我商量院线上映不是更好?”正如邹纹怀所说,叶景诚相比这样开价,倒不如选择影片的分成。 就算他是因为资金不足,那完全可以找人来投资,大不了是分成少上一些。

一部影片三百万的价格,换成票房分成,成绩需要六百万。

这个数目对其他人来说可能很高,但是在他叶景诚眼中这样都做不到?即使他现在有求于人,都没必要做出这样的让步。

“因为有些事你知道,我也知道。

”嘉禾为什么要把城龙打造成一块生招牌,除了因为他有巨星的潜质,另外一点就是他好操控。 相反好像洪金保,还有他叶景诚这类人,别说是操控,肯按规矩来已经谢天谢地。

洪金宝在嘉禾这么多年,他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

但是嘉禾在资源方面,还是集中在城龙身上,以至于洪金保一直被对方压一头,到底是什么原因大家都能看得出。

而叶景诚不将影片放在嘉禾上映,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对方的诚信。

他在嘉禾逗留的时间注定不长,完全是为了接下来的行动做掩饰。

他可不乐意到时候双方翻脸的时候,剩余没有到手的分红被嘉禾拿来做假账贪墨。

“邹生,我们明人不说暗话。

有关银行贷款的事,我希望你不再插手。

”叶景诚打蛇随棍上,说道:“另外,如果邹生你答应这个合作条件,我希望你可以先批两部影片的资金下来,你知道我需要一笔钱来周转。

”“呵呵,你欠银行钱又不是欠我钱,我有什么权利去插手?”邹纹怀几句话就推得一干二净,看起来又像是答应叶景诚这个要求,暗里和何贯昌打了个颜色,说道:“至于你所谓的合作,我们需要内部酌量一番,迟些才可以给你答案。

”“没问题,但愿不用等太长的时间。

”叶景诚收了收肩,故作姿态道。

叶景诚离开之后,邹纹怀问何贯昌道:“阿昌,你怎么看这件事?”“这个要看你从哪个方面来考虑,这个叶景诚就是一匹驾驭不住的野马。 说真的并不适合留在我们公司,他自己可能都是看出这一点,所以宁愿吃点亏也要分清关系。 ”何贯昌刚才一直在留意叶景诚的一举一动,诚然,他的确是可以帮公司赚钱。

但是他的性格和为人,要比洪金保这个刺头还难对付。 “知会一声其他人,看他们怎样决定吧。 ”邹纹怀完全和他想到一起,一个洪金保他们可以放任不理。

但是再加一个叶景诚,那他还不是要无法无法了?真是这样的话,嘉禾内部很容易会形成一股邪风,到时旗下的卫生公司个个有样学样,岂不是要他们的主次做一场变换?。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