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千峰云起,骤雨一霎儿价。”辛弃疾《丑奴儿·博山道中效李易安体》原文翻译与赏析

“千峰云起,骤雨一霎儿价。”辛弃疾《丑奴儿·博山道中效李易安体》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千峰云起,骤雨一霎儿价。

更远树斜阳,风景怎生图画!青旗卖酒,山那畔、别有人家。

只消山水光中,无事过者一夏。

  午醉醒时,松窗竹户,万千潇洒。 野鸟飞来,又是一般闲暇!却怪白鸥,觑着人、欲下未下。

旧盟都在,新来莫是,别有说话?【赏析一】  这首词采用铺叙的手法,把景物一一展现在读者的面前。

词的上片以及下片的前半,极力渲染风景的优美,环境的闲适。 作者这样写的目的,是为了衬托最后五句所表达的失意的心情。 通过白鸥的背盟,写出自己身世之感和生活道路的坎坷不平,不用一句直笔而收到很高的艺术效果。 以淡景写浓愁,这也是辛弃疾词的一种常用的艺术手法。

【赏析二】  辛弃疾退隐江西上饶时,经常来往于博山道中(博山在江西广丰西南三十多里)。

这首词写博山道中所见,它好象是一幅山水画。 题目是效李易安体,所以这首词写的明白如话。 虽然在文字上容易读懂,可是我们要仔细体会,因为它里面隐约地寄托了他的身世之感。 词的上片写山水景物;下片则全是想象之辞,虽然是虚写,却是这首词最主要的部分。

【赏析三】  上片首写起云,次写骤雨,再次写放晴,是写夏天山村的天气变化。

一霎儿价就是一会儿功夫。 价是语助辞。 风景怎生图画句,可以理解为赞叹之辞:这风景是怎样美丽的图画呵!也可以体会为反诘语气:这风景怎么能画得出来呵?!上面六句把山乡风光描绘为一幅清旷的图画。

最后两句:只消山水光中,无事过者一夏。

(者就是这)是作者写自己的思想愿望,即由此引起下片想象之辞。   下片是作者设想在这里过生活的情景。 写午醉醒时,看见松窗竹户十分潇洒(万千是十分的意思),又看见飞来的野鸟,更增加了意境的闲暇。

末了却怪白鸥几句来一个转折,使文情起了变化,说明他所想象的平静悠闲的生活,在现实里是不可能实现的。

旧盟都在几句是作者对白鸥说的话:我还记得同你们有过盟约,而你们现在却同我隔膜了。 别有说话,是说存在着违背旧盟的念头。 古诗有盟鸥之辞,李白诗:明朝拂衣去,永与白鸥盟。

可能是最早的两句。 辛弃疾于退隐带湖新居之初,也有盟鸥的《水调歌头》:有凡我同盟鸥鸟,今日既盟之后,来往莫相猜之句。

相传白鸥是最无机心的禽鸟,而辛弃疾这首词的结尾却说,连曾经跟我有过盟约的、最无机心的白鸥,如今也不相信我了。

用反衬的手法,极写自己在官场上受猜忌的遭遇。

【赏析四】  辛弃疾一生政治上的处境是很不得意的,他在《论盗贼札子》中说:臣生平刚拙自信,年来不为众人所容,顾恐言未脱口而祸不旋踵……他处处受到统治集团的排斥、打击,经常有人弹劾他,所以他惟恐话还没出口,灾祸就接二连三地来了。 在服官江西以后,他又曾受谏官的打击。

  辛弃疾的另一首《江神子·博山道中》也有白发苍颜吾老矣,只此地,是生涯之句。 正是他被迫退休江西的时期。 从四十三岁起,他在江西上饶一共住了十年。 这种政治遭遇使他很希望摆脱官场生活。 这首词的前半,就是反映了他的这种愿望。 然而他同时也清楚地知道,这种愿望只是一种不可能实现的空想。 即使生活在那样宁静的山乡里,也还是不能逃脱别人的猜忌。

【赏析五】  辛弃疾(11401207)南宋词人。 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别号稼轩,历城(今山东济南)人。 出生时,中原已为金兵所占。 21岁参加抗金义军,不久归南宋。 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等职。

一生力主抗金。

曾上《美芹十论》与《九议》,条陈战守之策,显示其卓越军事才能与爱国热忱。 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

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

作品集有《稼轩长短句》,今人辑有《辛稼轩诗文钞存》。

分页:。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