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宋雨桐 二分之一的爱情

宋雨桐 二分之一的爱情

“你这个……坏蛋!啊……”她双手紧紧攀住他的脖颈,感觉双脚都要站立不住的虚软无力。 .“我说过我很坏,现在你也变坏了。

”他勾起唇角,低头封住她叫得越来越大声勾魂的唇。 就算他事先预告过不准人来吵他,但他可不想与任何人分享她这样勾魂摄魄的呻/吟声。

她是他的。 他发现自己对这女人的占有欲,似乎越来越强,光是想像这女人可能偎到别的男人怀里,就算她什么都没做,他都会嫉妒到心痛发狂……就算他已经把杜天羽扣在日本,他的心还是牵系在这个女人身上,因此当黑木泽突然回家,他简直欣喜若狂、如释重负,把事情交代完,便立刻飞到台湾去抓人!谁能料到,这女人竟因杜天羽被扣留在日本,而亲自飞到日本的婚礼上搞破坏?他果然惹毛了一头老虎!可不知为什么,对这般泼辣的她,他是又生气又喜欢!这样的她,让他想征服、想欺负,直到她不住地在他身下讨饶……一次又一次,完全不想停手……楼下的黑木家大厅,被吵得睡不着的黑木泽正在客厅看电视,不时还抬头看看天花板,就怕它不小心塌下来。 “高桥……”他出声唤着不知第几次跑出来喝水的管家先生。

“是,二少爷?”“明天把大少爷的房间搬到一楼来吧,不然就让人把大少爷房间多装几个隔音板!”第10章(2)天齐医院的药品采购合约终于顺利签定,存在于暗处意图插手的那股势力,终是在日本黑木集团入资天齐医院,取得医院的主导权之后,完全的放弃退出。

.在这过程中,当然也发生过对天齐医院的威胁与风波,但只有朱国光和黑木曜知情,表面上像是什么事也未曾发生过。

会后朱国光特地单独请黑木曜吃饭,地点还是精挑细选过的日式餐厅包厢,窗外绿木扶疏,很是雅致。

朱国光亲自倒了一杯酒敬黑木曜。 “谢谢你,黑木少爷,如果不是你,这次的采购案不会进行得如此顺利。 ”“伯父千万别这么说。 还有,伯父叫我阿曜就行了。 ”黑木曜欠身举杯。

“我也是有私心的,还望伯父可以成全我的心愿。

”闻言,朱国光哈哈大笑。 “是吗?你当初提出投资案时,可是说全为了天羽。

”黑木曜一脸歉然。 “我以为伯父在那一夜我带走丹丹时,就已经知道了我对丹丹的心“心意9?什么心意?”朱国光敛了笑,挑了挑眉,把酒一口气饮下后才道:“那一夜你只说你跟我女儿在一起,叫我不要担心,难道那一夜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吗?”听起来,他老人家这是故意在装无辜啊!可身为晚辈,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黑木曜没有辩解什么,拿起酒杯连干了三杯。 “伯父,我对丹丹情有独钟,希望您可以答应我们的婚事。

”闻言,朱国光作势哼了一声。

“如果我说不呢?黑木是不是要退出天齐?我朱国光答应你入主天齐,可不是为了卖女儿!”“当然,曜绝无此意,只是,不知伯父对曜有何不满意?只要伯父提出来,曜都可以配嗯嗯嗯,身段够软、身价够高、气质够雅、气量够大……朱国光看这年轻人,还真是越看越满意啊。

.他女儿是前世修什么福,才能得到这个男人的心?偏偏还叫他故意刁难人家,搞得他像是个过河拆桥的坏丈人。 “这个嘛……你要问我女儿。

”不管了!反正他是很满意这个女婿啦,那只能把女儿先出卖了!“什么?”黑木曜不解地看着他。 朱国光往拉门另一边努努嘴,暗示某人正坐在一旁听着呢。 “是我女儿说不要这么快嫁你,叫我务必不可答应你们的婚事……看来你要多加把劲了。 ”朱国光拍拍他的肩膀后,笑呵呵地闪人。

一山还有一山高,他的女儿就由她的男人自个儿治吧,他这老人家只要等着抱孙子就好了。 那扇拉门后,朱丹丹一个人坐在那儿翻白眼,忍不住一叹,替自己倒了一杯清酒饮下。 老爸竟然出卖她……唤,真是不可靠啊!她只是要老爸帮她把婚事拖一阵,他竟然一下就倒到黑木曜那一边?果真是拿人手短!想着,朱丹丹又替自己倒了一杯酒,正要饮下,拉门却被拉开,俊美高傲又优雅的黑木曜,就站在拉门边看着她。 “为什么不想嫁我?”她心虚地眨眨眼。

“不是不想,是不想这么快……”“为什么?”“那个……你父亲还在医院里……”“所以我想帮他冲喜,也许他马上就醒了。 ”“你是为了冲喜才想娶我的?那如果之后你父亲还是没醒,你打算跟我离婚吗?还是再娶几个女人来冲喜?”不会吧?这个女人的脑袋瓜究竟装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难不成她就是在纠结这个才不想嫁他?黑木曜瞪着她,简直不知该拿她如何是好。 朱丹丹很想把手上的酒给喝下肚,可现在这气氛实在太让人无法下咽,索性把酒杯往桌上一搁。

“我知道你黑木家家大业大,听说还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传统,我就是怕嘛……你不要娶我行不行?等你父亲醒过来再娶我行不行?”不然她的压力很大耶!感觉他父亲能不能醒过来的责任都在她身上。 “而且你之前才举办过一场盛大风光的婚礼,现在马上又办一个,这不好吧?肯定有很多闲言闲语的……我不喜欢。

”“所以,你不嫁我了?”“我暂时当你的女人就好,不行吗?”她无辜地看着他。

黑木曜环胸,冷睇着她。

“如果你怀孕了呢?也只要没名没分地当我的女人吗?”朱丹丹心虚地小声说:“那时……我会嫁的,如果你还想娶的话。 ”“好,一言为定。

”黑木曜突然走上前,弯身一把将她抱起,便往外走。

“喂,你干么?这里是餐厅!”她羞得打他。 黑木曜根本不痛不痒,只是笑着提了提唇。 “放心,我会努力做人的,你等着当新娘吧。 ”朱丹丹傻愣愣地看着他。

噢……不会吧?努力做人?他已经很努力了好不好?现在她是在挖坑让自己跳吗?皇天不负苦心人!两个月后,朱丹丹终于要当新娘了。 不只她有喜了,连黑木康成也醒了,黑木家一整个喜气洋洋。 镜子里的女人,穿着一袭曳地的白纱新娘礼服,典雅高贵,绾起的长发用一朵鲜花扎在髻上,看起来孤傲又艳丽。 新娘的妆恰到好处,连季节都是凉爽又百花盛开的五月,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完美无瑕。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与询问,裴依若只身前来日本参加朱丹丹的婚礼,而在这之前,朱丹丹自然有跟她提过在义大利时她与黑木曜之间的“乌龙事件1,毕竟事关依若,她可不能让依若误会她抢了她的男人。

谁知依若听完却张大她美丽的眼睛,眨了又眨。 “双胞胎?那个……他不叫黑木曜,而是黑木泽?”“是啊,他连名字都是骗你的,你却帮他生下了孩子……你放心,之后我就是他大嫂了,一定会好好帮你臭骂他一顿!还有,你有儿子的事不是我说的,是黑木曜去查的,对不起……说起来也是我的错。

”如果她不搞出之前的乌龙事件,黑木曜根本不会查到依若头上去。 裴依若听了竟然不是生气,而是温温柔柔地笑出声。

“你应该早就把他骂到臭头了吧?依你的性子,怎么可能等到现在。

”朱丹丹当时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依若……”“嗯?”“你看起来非但不生气,还像是在听我说笑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对黑木泽一点怨恨都没有?”裴依若看着她,点点头。 “嗯,是啊,的确没有。 ”这叫啥?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你天女吗?”多伟大的慈悲心肠!竟能看透世间一切俗事而不庸人自扰?裴依若只是笑。 “孩子是我要生的,和他无关。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