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第55章 离家地球唯一修士最新章节

第55章 离家地球唯一修士最新章节

八月初,正是景L县开始闷热的时候,县城西面的火车站就更甚了,徐志站在候车室前,听着不大的候车室内发出乱糟糟的声响,闻着扑面而来的古怪气息,不觉是皱眉了。

“志……”徐爱果的背后扛着一个硕大的帆布包,气喘吁吁的说道,“咱们还是在外面呆着吧,你坐的火车还没到时间,现在进去你的身体肯定受不了!”“姐……”徐志走到徐爱果身后,把帆布包接了,说道,“把包放下了休息一下!”“等等……”徐爱果左右看看,一直一个阴凉处,对身后跟着的荃玲和徐国宏,说道,“爹,娘,咱们去那里吧!”“咳咳……”徐国宏咳嗽一声,低头看看附近,说道:“招弟,叫爸妈,别叫爹娘,怎么说爹也是跟副市长一起吃过饭,还敬过酒的!”“是,爸,妈……”徐爱果笑了,可爱的脸蛋儿真像是一个红扑扑的大苹果。

徐志要帮着徐爱果把帆布包拿下来,徐国宏推推他,说道:“你一边儿待着!你的腿还没好呢,逞什么能?”“爹……”徐志刚说完,立刻改口道,“爸,我的腿真的好了!”“谁信!”见到徐国宏帮着徐爱果把帆布包放下,荃玲心疼道,“你腿上的口子足有一尺多长,那天清洗完吓得娘的心都跳出来了……”“不是娘,是妈!”徐国宏忍不住又是出言纠正了。 “妈……”徐志笑着把裤腿拉了起来,说道,“你看看,真的没事儿了!”“你已经是大学生了,不能这么当着人面掀裤脚的!”徐国宏瞪了徐志一眼呵斥道。

徐志无奈了,只好把裤腿放下。

“你们学校也真是的!”荃玲口中说是埋怨,可声音忍不住的大了,说道,“人家其它大学都是九月初开学,你们倒好,八月份就要去!更奇怪的是,耀娃家里都准备了被子褥子,你们学校竟然不提,还说要住什么公寓楼。

我的天啊,上个大学就要住公寓么?娘……妈可是想都不敢想的啊!”看着荃玲得意的样子,徐志哭笑不得,不过,此时的他已经绝非一个月之前徐志了,他脸上带着微笑,说道:“妈,您若是愿意,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才不去呢!”荃玲摆手回答道,“那是你们大学生该去的地方,妈去干嘛?再说了,去一趟,这一来一回就要几百块钱,到了大城市还要住店,志啊,妈还是省点儿钱给你娶媳妇吧!”“噗嗤……”徐爱果掩嘴笑了,旁边几个眼中生出羡慕看着荃玲的妇女也都是笑了起来。 徐志的意志固然被巨兽恐怖气息磨砺过的,可面对母亲这等溺爱,他也忍不住脸红,支吾道:“妈,您想的太多了!”“有什么想得的多啊!”荃玲夸张的说道,“你在医院打点滴,你爸可是去了市里的。 听你爸说,虽然先前情况还没有查明,但你可真真实实救了那么多人的,他可是替你去接受市里的嘉奖的,他还没回来,乡里不少的姑娘家都托人过来说媒。 你想想啊,四年很快就过去了,她们不得早下手,咱家不得早做准备?”“妈……”徐爱果笑了,说道,“志以后就是公家人了,怎么还会在家里娶媳妇儿,他媳妇儿肯定是大城市的人!”“哎哟……”荃玲最会多想,听到徐爱果的话,立刻想到了徐爱果的事情,她忍不住埋怨道,“招弟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荃玲最会多想,徐爱果也最会打岔,她一听,立刻低声叮嘱徐志道:“志,你刚出院没几天,身体正弱,到了车上一定注意啊!”“就是,就是……”荃玲心里也一慌,说道,“你干嘛非要着急出来?住医院也不要咱家出钱,干嘛不多住几天?”“妈……”徐志回答道,“我真没事儿了,干嘛非要赖在医院里?”说到此处,徐志突然间一转头,看向一个方向惊讶的叫道:“程哥?这怎么可能?”“程哥?”徐爱果也是一惊,随着徐志看去。

“姐……”徐志边是侧耳听着,边是问道,“你给程哥写信让他过来了吗?”“没有,没有……”徐爱果有些慌乱,急忙否认。 “程哥是谁?”荃玲眼见徐爱果神情,立时警觉的问道。 “妈……”徐志抬手一指,远处出站口的方向,一个身材高大,长相儒雅的男子说道,“他就是!您看着还满意么?”“这……这不是前年……”荃玲想了起来,伸手指着年轻人皱眉道。 “程哥……”徐志看着有些茫然,似乎在找方向的年轻人,喊道,“我们在这里呢!”“啊?果果……”程明宇的眼中当然只有徐爱果,他一眼就从人流如潮中找到意中人,那茫然的眼中立时生出华彩,他忍不住震惊异常的喊道,“你……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要来?”这世间怕是只有程明宇叫徐爱果为果果了,徐爱果的脸红的如同天面的云霞,她挪不动脚步,低着头,说道:“程……程哥……这是我爸,我妈……”“啊?”程明宇慌乱了,他急忙把手中的皮包放下,冲着荃玲和徐国宏鞠躬道,“叔叔阿姨好,我……我不知道您两老在这里……”说着,程明宇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又是把皮包拿了起来,从里面掏出两件时髦的礼物恭敬递给荃玲和徐国宏说道:“我从临海来的匆忙,没准备什么东西,这是一点儿小意思,请叔叔阿姨收下……”“哎哟,这怎么好意思呢?”荃玲手已经将礼物拿到,嘴里还略显夸张的说着,眼中的喜悦早就把她的心意出卖。 徐志眼见母亲高兴,趁机问道:“程哥,你今天怎么来了?你不用上班了?”“啊?你们不是来接我的?”程明宇愣了。 “谁来接你啊!”徐爱果撇嘴说道。

程明宇急忙解释道:“我是在电视上看到你的,我看你哭的要死要活的,我就觉得,这个时候我一定要在你身边陪你,所以我就立刻请假,过来找你了……”说着程明宇看看徐志说道:“后来我看徐志也被救了出来,心才放下!”徐志心里“咯噔”一声,急忙问道:“程哥,你还看到什么了?”“看到什么了?”程明宇不解道,“不就是解放军把你救了出来吗?”“没事儿,没事儿……”徐志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今天也是凑巧了,我姐跟爸妈过来送我去永州上学。 ”“不错啊!徐志……”程明宇一听,很是高兴,用手拍拍徐志的肩膀说道,“你现在已经是大学生了!恭喜你……”“咳咳……”徐志咳嗽两声,似乎程明宇的手劲儿太大了。 徐爱果急忙用手在徐志背心处揉了几下,责怪道:“你不知道志身体虚吗?他还刚从矿井里出来没几天呢!”“是,是,我错了!”程明宇急忙低头,跟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

“嘿嘿……”徐志笑了,说道,“程哥,我的车该来了,家里就先交给你了!”“我……我也刚请了十天的假……”程明宇有些面红耳赤的挠头了。 火车真的很快就到了,在程明宇的帮助下,徐志拿了行礼上车,还不等他站稳,火车就鸣笛了,徐志急忙转身,看着列车员把门关上,又是挤到了车窗前,使劲儿冲着车底下的徐爱果、荃玲和徐国宏摆手。 三人边是摆手,边是用手擦这眼泪,徐志虽然久在县城借住,但隔了一周两周都可以见面的。

今天可是徐志第一次远离家门,他们口中虽然骂着,可心里怎么可能舍得?那眼泪忍不住的落下!“爹,娘,姐……”徐志也忍不住叫着,离别好似利刃,瞬时就把他的心割伤,他的眼泪“哗哗”的流下,多得让徐志措手不及!泪眼朦胧中,爹娘的身影愈发远了,连故乡也远了!。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