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第九百四十二回 老谋深算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九百四十二回 老谋深算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的脸色微微一变,尽管他心里早有准备,楚天舒会意识到自己私下接触万震和李沉香的事情,但没有想到楚天舒直到最后,谈完了皇帝的事情之后,才把此事提了出来,可见在这位洞庭帮主的眼里,本帮的利益才是第一位的,甚至超过了皇帝交代他的任务。

李沧行马上意识到楚天舒只怕也不会完全忠于嘉靖皇帝,借助皇帝的势力,在外组建洞庭帮这个门派,实现自己称霸武林的愿望,这才是这位枭雄真正的目的,也许自己可以好好地利用这一点,取得楚天舒更多的帮助。

于是李沧行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点了点头,说道:“在下实在是无法确定楚前辈的态度,怕您容不得彩凤,从而会破坏在下的计划,正好您也不在长沙城,所以才先找了万震万护法商量此事,请您不要误会,我跟万护法只是商量如何对付宗主,其他的事情,一字未提。 ”楚天舒轻轻地“哦”了一声:“真的一字未提吗?包括屈彩凤的事?”李沧行微微一笑:“那个只提了几句,我说彩凤会退隐江湖,这样的结果对大家都好,但前提是要帮助我们拿下宗主。

当时我和彩凤也没有会合,甚至我也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会来长沙,所以也不可能提太多有关她的事情。 ”楚天舒点了点头:“此事老夫会向万震查明。

上次你来长沙的时候,我安排他突袭你,还伤到了你,这事他一直心存愧疚,所以这次才会还你一次情,不过老夫要提醒你一句,以后要找万震,最好先支会老夫一声,你也是搞门派的人,这个道理。 不需要我多说吧。 ”李沧行知道楚天舒对于这样的事情很看重,尤其是当年司马鸿和他还在华山的时候,就是因为交友不慎,一度被魔教中人诱惑。

差点害得华山派完蛋,所以楚天舒对于属下与外人的接触,更是非常在意,即使是自己和万震,也是不希望绕过他来交往。

李沧行点了点头。 说道:“晚辈记住了,以后和万护法的任何联系,都会事先支会楚帮主一声,请你放心。

”楚天舒的眉头舒缓了一些,沉声道:“那么,你和沉香的事情,又是如何?”李沧行微微一笑:“晚辈和万护法取得了共识之后,他告诉我今天李堂主会和谢护法一起来这里上香,所以让晚辈提前扮作方林大师,在此守候。 然后他找机会引开谢护法,给晚辈创造了和李姑娘在一起单独交流的机会。 ”楚天舒点了点头:“然后你就把宗主的事情告诉沉香了,对吗?”李沧行的嘴角勾了勾,说道:“正是,李姑娘很相信在下,更是很配合,自告奋勇地想要以自己为诱饵,去引出宗主。 晚辈现在想起来让李姑娘置身于险境,最后还害得她成了现在这样,就很惭愧。 ”楚天舒叹了口气:“这孩子。 还是对你念念不忘。 天狼,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李沧行咬了咬牙,正色道:“楚帮主,李姑娘丽质天成。

秀外慧中,姿色绝世,又是官家小姐,在下知道她对在下的情意,但是我跟她注定无缘,也许当年楚帮主一番美意。 想要搓合我跟李小姐,可是当年我和小师妹被凤舞所欺骗,有着极大的误会,现在这误会已经消除了,我心中也是除了小师妹,不再有别的女人,对于李姑娘,在下只是当成朋友,或者说小妹妹一样看待,绝无非份之想。 ”李沧行换了口气,继续说道:“而且在下只是个粗野的江湖汉子,年近四十,一事无成,满身的伤痕,配不上李小姐这样冰清玉洁的官家小姐的,加上,加上现在我也被皇帝所忌惮,哪天说不定就会对我下手,李小姐要是跟我在一起,以后会牵连到她的。

”楚天舒摇了摇头,长叹一声:“老夫当年想撮合你们,一来是想通过沉香把你给吸引到我们洞庭帮来,要知道老夫一向非常看重你的人品和武功,而沉香自从下了昆仑以下,在江湖上听多了有关你的传说,早已经对你心驰神往,那天在横屿上见识到了你本人后,更是一见钟情,这也委实出乎了老夫的意料之外,没想到李沉香这样心高气傲的女子,竟然会这样对你动情。 ”李沧行的脸微微一红,正待开口,楚天舒却摆了摆手,阻止了他的发话:“你继续听我说完。

老夫撮合你们的第二个原因嘛,就是因为当时以为沐兰湘已经嫁人,你的小师妹肯定是没希望了,但是你又跟屈彩凤关系暧昧,牵扯不清,老夫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成了你的女人,所以想用沉香来试探一下你,看看你是不是已经和屈彩凤在一起了,如果是,那你就是正道武林的敌人,即使老夫欣赏你,也要对你和你的黑龙会开战了。

”李沧行叹了口气,他没有料到当年楚天舒撮合自己和李沉香的背后,竟然还有如此隐情,连男女婚配也能成为他争霸江湖的手段,实在是厉害,他抬头说道:“只是前辈弄巧成拙,现在李姑娘对在下只怕已经有了念想,为了她好,解铃还须系铃人,前辈还是多多开导李姑娘,免得让她在晚辈身上徒耗青春。

”楚天舒哈哈一笑:“这是你们男女之间的事情,老夫又怎么可能插得了口呢,这一年多来,老夫也多次为沉香安排过一些江湖中的后起才俊,想让他们交往,结果沉香却总是推说魔教未灭,无此心思,但在老夫看来,她还是对你一往情深,要想让她彻底死心,天狼,只有你才能解开这个结才行。

”李沧行咬了咬牙:“前辈,你这是强人所难,越是晚辈和李姑娘接触,只怕越是难以断了她的念想,也许晚辈离开她一段时间后,她自然也会断了这想法。

”楚天舒“嘿嘿”一笑,眼中透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神色:“怎么,你难道不想继续引出宗主了吗?你也说了沉香是唯一的线索,只要你还想追查宗主,就不可能断了和沉香的联系,对不对?”。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