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日韩关系50年来“最冷期”?

日韩关系50年来“最冷期”?

最近,日韩关系遭遇重重困难。

韩国前驻日本大使申珏秀甚至表示,“韩日关系正经历自两国建交50年以来前所未有的严重裂痕。

”李成日  韩国总统文在寅3月1日在纪念韩国抗日独立运动“三一运动”爆发100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提到近来不断恶化的韩日关系,强调“只有齐心协力治愈受害人的伤痛,韩国和日本才能成为心灵相通的朋友。 只有认真反思过去的错误,我们未来才能携手前行”。   自1965年6月日韩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发展50多年,且都是美国在亚太同盟体系内的东亚盟友。

但最近,日韩关系遭遇重重困难。

韩国前驻日本大使申珏秀甚至表示,“韩日关系正经历自两国建交50年以来前所未有的严重裂痕。

”矛盾渐深  无论从地理上还是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上来看,日韩两国都比较接近。 加之两国在安保问题上均依靠对美同盟,因此双方对稳定的双边关系都有内在需求。   然而,事与愿违,最近“慰安妇”问题、二战时期日本强征韩国劳工问题、领土争议问题、军方“雷达照射事件”等众多问题使日、韩摩擦不断,双方在相关问题上分歧明显,从而影响到东北亚局势及地区合作。

  有分析人士指出,日韩之间近期矛盾不断,与两国的国内政局及政治力量的对比发生变化有关。

  最近,安倍政府提出“战后外交总决算”,即解决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没有解决的外交难题,但却未涉及与韩国彻底解决历史问题的相关话题,引发韩方不满。   而在韩国,前任朴槿惠政府曾不顾国内舆论反对,跟日本在慰安妇问题、韩日军事情报保护问题上签署了协议。

文在寅上台后,虽然没有对上述两份协议进行修改,却对协议表示不满。

尤其是围绕“慰安妇”问题,韩日两国政府、司法界、民间团体以及舆论之间的立场差异太大,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结构性矛盾。   2019年2月,韩国国会议长文喜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日本明仁天皇是战争主犯之子,只要日本首相或即将退位的明仁天皇道一句歉即可。

这大大刺激了日本方面的神经,对此,日本政府已连续向韩方提出抗议。

美国袖手  美国对日韩两国的争吵熟视无睹,没有发挥斡旋作用。   日韩建交之际,美国在为两国关系“架桥”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每当两国发生纠纷,美国往往出面干预,进行斡旋。 在两国签署《韩日慰安妇协议》和《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期间,美国亦在背后发挥影响。

在美国看来,如果东亚地区的两个主要盟国发生纠纷,会影响美日韩三边合作机制的进展,从而有损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利益。   然而,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强调“美国优先”,并不愿过度介入日韩之间,更没有发挥以往的斡旋作用,这与以前的历任美国总统有很大不同——此前日韩两国因二战遗留问题而产生裂痕时,美国的干预和平衡往往可以使两国关系回归正轨。

但特朗普政府对调停日韩关系关注不足。 对此,美国《华盛顿邮报》还刊登了一则报道,题为“由于美国对联盟置之不理,日韩关系呈现‘50年来的最糟糕局面’”。   随着矛盾升级,日韩军事防卫领域的合作出现停滞。

日本防卫省已正式宣布取消海上自卫队护卫舰“出云”号2019年春季停靠韩国港口的计划,而韩国国防部也宣布推迟2月韩国海军司令的访日计划。

历史认识  历史认识问题不仅是日本实现所谓“国家正常化”的绊脚石,而且是个长期困扰日韩关系的重大话题。   其中,“慰安妇”问题是当今日韩关系最主要的症结之一。 2015年11月,两国虽然签署了《韩日慰安妇协议》,但这是朴槿惠政府在韩国舆论反对的情况下签署的。 如今,文在寅政府的态度成为处理“慰安妇”问题的关键。   据韩国方面统计,“慰安妇”生存者已越来越少,目前仅剩23位。

由于日、韩双方政府都不会轻易改变对“慰安妇”问题的态度,所以此问题很难得到有效解决。

“和平少女像”会继续在韩国增加,目前为止,在韩国各地已有总计80座。

2018年11月,韩国政府宣布将解散此前依据《韩日慰安妇协议》设立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引发日方强烈不满。   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强制征用韩国劳工问题也是日韩关系的主要焦点之一。

2018年11月,韩国大法院即最高法院对日本企业三菱重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强行征用韩国劳工的两起案件作出裁决,判处被告向每名劳工或家属赔偿最高亿韩元(约合万元人民币),但三菱集团一直没有履行。 2019年1月,韩国首尔地方法院同意韩方原告扣押一家日企在韩部分资产。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围绕韩国二战劳工诉讼判决,已经准备好了100多种对抗措施,比如召回日本驻韩大使、上调韩国进口商品关税、中断向韩国提供部分日货等。

  据韩国贸易协会统计,2018年韩日贸易总额为亿美元,如果两国间发生贸易摩擦,将进一步打击韩日经贸合作,使两国关系雪上加霜。

  另外,日韩两国财界人士每年例行举行的“韩日经济人会议”,原定2019年6月在首尔举行,但由于两国关系恶化而被无限期延期。

更悲观的预测是,已例行举办近50年的“韩日经济人会议”有可能被取消,韩日财界之间的交流中断将进一步影响两国关系。

  最近,文在寅任命青瓦台安保室第二次长南官杓为韩国驻日本大使,试图改善韩日关系。 但是围绕历史问题,两国政府、司法界以及民间团体之间的意见难以协调,加上美国也无心斡旋,因此日韩关系短期内恐怕难有大的突破和改善。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来源:2019年4月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7期《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