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一路同行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一路同行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陈慧挽着秦阳的胳膊,两人不急不缓的走过街道,回到了秦阳所住的旅馆。 秦阳很快拖着旅行箱出来了,而当他才没走多远,秦阳便打开旅行箱,从其中拿出一个双肩背的帆布袋,将重要的东西向里一塞,然后随手提着旅行箱便直接扔下了路边。

“走吧,我去搞一辆车子。 ”秦阳走到一段相对僻静的小路边,看了看周围,然后反手一肘狠狠的撞击在路边一辆小车的钢化玻璃上,车窗应声而碎。

秦阳打开车门,坐了下去,打开方向盘下面,拉出了线头,开始熟练的点火。 很快,车子便被启动,秦阳开着车子出了停车位,陈慧快速的钻上了车子。

秦阳开着车子驶离小镇,一旦那几个家伙一醒,事情便会变得越发复杂,他们一定会天罗地网的找寻自己。 秦阳太清楚现代科技的力量,想要躲开追踪和监控,确实很不容易。 “好了,有什么疑问,现在你可以问了。

”秦阳一边开车,一边侧头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陈慧,此刻的她已经从最初的惊惶中安静了下来。 “我丈夫还活着吗?”陈慧知道柳鸿森乘坐的游轮出事,但是她还是抱着万一的期望,希冀的看着秦阳。 秦阳摇头:“你丈夫已经遇害,是被一伙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给干掉的,你知道最近发生的游轮事件吧,就是你丈夫乘坐的那一艘?”陈慧脸色白了两分,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真听到这个确定消息,还是有着两分接受不了。 “你来找我干什么,谁指派你来的?”秦阳沉声问道:“你丈夫遇害之前交出了一块芯片,你知道关于这个芯片的事情吗?”陈慧咬了咬嘴唇:“我不清楚芯片内容,但是我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秦阳继续追问道:“芯片里有部分资料是被加密的,需要正确的密码才能解密,你知道密码吗?”陈慧盯着秦阳:“我不确定我知道的是否是里面的密码,我丈夫在出发前,告诉过我,他这一趟行程可能会很危险,因为他已经被人盯上了,所以他让我在他离开后便找地方躲起来,等他的消息,谁知道,他这一去,便成了永别。

”“对了,刚才那四个人是谁?”秦阳随口回答道:“日本方面的人,我想他们找你也应该是为了你丈夫的事情……告诉我你丈夫给说的东西,我会带你回华夏,回到华夏后,你会有全新的身份,开始全新的生活。 ”陈慧固执的摇摇头道:“如果你带我回去了,确定安全之后,我会告诉你的,但是我要先申明,我不确定我丈夫告诉我的东西,是否就是你们所需要的密码。 ”秦阳皱了皱眉头,旋即便果断的说道:“好,我带你回去。

”陈慧看了看前方黑压压的路:“我们现在去哪里?”“先离开这里,然后找地方休息,之后找船,偷渡回去。

”日本距离华夏并不算太远,四面环海,既然不能飞回去,那就只有走海路了。

陈慧哦了一声:“你还没回答我,是谁让你来找我的呢?”秦阳沉声道:“这个并不重要。

”车子里一时间陷入了安静,秦阳也不再说话,只有风呼呼的从破碎的车窗吹进来。

两个小时后,车子已经远离了那个小镇一百多公里,进入了一个小城,秦阳随手将车子停在了一个僻静的巷道树林阴影中,带着陈慧下了车。 两人步行了数百米后,秦阳转弯走进了一家颇为陈旧的旅店。

秦阳拿出自己的另外一本护照,递给了酒店老板,开了一间房间,在这个过程中,陈慧侧着脸站在旁边,老板看了她一眼,并没在意。

这年头,男人带女人出来开房,不要太正常,三更半夜,多半都是酒吧啊或者什么地方撩到的妹子……秦阳打开房门,打开电灯,走到窗口,透过窗帘观察一下下方,正好能够看到旅店的大门以及外面的街道。

秦阳看了几眼,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赶紧睡吧,九点之前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陈慧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那张并不算宽的床,这是要一起睡的节奏吗?秦阳看出了陈慧的为难,沉声道:“你睡床,我坐椅子上打会瞌睡就行。 ”陈慧松了一口气,但是却又觉得很是不好意思,可是邀请秦阳一起睡吧,又说不出口。

秦阳看着陈慧脸色矛盾,大致知道她心中怎么想,笑笑道:“房间里有暖气,并不冷,我趴桌上睡觉就可以,不要紧的,你赶紧睡吧,明天的旅程可不轻松呢。

”陈慧见秦阳坚持,也不再说,让她挨着一个并不认识的男子睡觉,她才睡不安稳呢。 “我浑身都是汗,我去洗个澡。

”秦阳摆摆手,示意她自己搞定,自己摸出了手机,打了一个内部电话,询问距离自己位置最近负责偷渡的蛇头联系方式,像这样的情报,都是有整理汇总的,总有人用得上,而且这些情报还是不断更新的。 秦阳很快便得到了准确的回答,秦阳记录下来后,挂上了电话。

就在秦阳打电话的时候,陈慧也进入了浴室,却发现浴室的玻璃门根本就没办法锁上,纠结了半天,陈慧咬咬牙开始脱衣服。

一身是酒气和汗渍,有着轻微洁癖的她,感觉非常的不舒服,再说了,他来找自己,为的是自己知道的东西,并不是为了自己,而且他真要对自己做什么,这玻璃门锁不锁有什么区别吗?陈慧快速的冲完澡,穿上衣服走出房间时,发现秦阳已经趴在桌子上,仿佛已经睡着。 陈慧轻手轻脚的回到床上,拉开了被子,看了看背对自己的秦阳,咬了咬嘴唇,然后快速的脱去了外套和外裤,钻进了被窝。 “啪!”灯被关掉,屋子里陷入了黑暗,只有窗外透入着几分隐约的路灯灯光。

趴在桌上的秦阳微微睁开了眼睛,然后又轻轻的合上……。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