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第六百六十章 我又能怎么办?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第六百六十章 我又能怎么办?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何秀来得很快,在康辉提出建议五天以后便赶到了中海,到达了秦阳师徒的别墅。 何秀今年三十三岁,长相颇为清秀漂亮,神情中带着几分干练,留着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看上去颇为英姿飒爽。

“您好,莫先生,秦先生,我是何秀,今年三十三岁,实力是上二十七窍穴。 ”何秀干净利落的介绍着自己,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简单介绍完毕之后,何秀便闭上了嘴,安静的等待着。 秦阳笑道:“我这边的情况,辉哥都跟你讲过了吧,我最近有些麻烦,我怕连累到我的朋友,不,准确的说我之前已经连累到她们,所以我希望有个人能够帮我保护我朋友的安全。

”何秀爽快的点头:“是的,事情康辉都已经跟我解释清楚了,我这边没有任何的问题,就看莫先生、秦先生你们的意思。

”秦阳洒脱的说道:“你是辉哥推荐的人,我们当然没有问题,你的实力也足够的强,完全有实力当这个保镖,甚至说有点大材小用了,倒是我想问问你都有什么要求吗?”何秀表情似乎有些难为情,她轻轻地咬了咬嘴唇,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康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康辉站了出来,干净利落的开口道:“何秀的妈妈卧病在床很长时间了,各大医院也都看过,医生都束手无策,何秀希望莫先生能够出手相救,只要莫先生能够救她的妈妈,那她也愿意和我一样,为莫先生服务五年,这五年她完全听从您的命令。 ”莫羽微笑道:“五年就算了,就算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个病我也得治,不过我现在不清楚她妈妈的情况,所以我也不敢担保一定能治好,我只能保证我尽力而为。

”何秀提出这个要求,肯定是因为有了康辉的前车之鉴,她显然是一个孝女,愿意用五年的时间来给母亲换一个诊治的机会,但是莫羽却并不愿意趁人之危。 之前莫羽和康辉定下五年之约,那是因为康辉命不久矣,莫羽救了康辉的性命,康辉用五年来回报,莫羽是心安理得,但是何秀的情况却和康辉不一样。 何秀脸上浮现出了兴奋的神情,连声道谢:“谢谢莫先生,我母亲的病很严重,各大医院都已经没有办法,我想如果莫先生你都没有办法的话,那估计就没有人再能救得了她了。

”莫羽微笑道:“不用客气,你可以找时间把你母亲带到这里来,我帮她检查一下,如果有办法治疗的话,我会尽力的。 ”“好的,我会尽快的,谢谢你,莫先生。

”何秀转过头看着秦阳:“从明天开始我就可以上班,只要我还活着,就绝对不会让人伤害文小姐。

”秦阳摇摇头,认真的说道:“没有那么夸张,你只要尽力就行。 ”何秀的事情就算是敲定了,秦阳和她约定第二天一起前往文家,算是把何秀正式的介绍给文雨妍,有何秀这个厉害的大成境强者保护文雨妍,秦阳基本也不用再担心她的安危。 第二天午后,秦阳和何秀两个人出现在了文家别墅的门口,在佣人的带领下,两人走进了别墅。

文雨妍头上的纱布已经取下来了,看上去精神不错,看着秦阳的脸上有着几分明显的不爽,显然之前对秦阳的怨气还没发泄完毕呢。

“你居然还有胆子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知道我这几天都被我爸妈念叨成什么样子了吗,我妈还好,我爸都恨不得把我锁在家里不让我外出,再把你列入永不来往人士了。 ”秦阳对此一点都不感到惊奇,文彦候原本对自己就非常的看不顺眼,如今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要是不借题发挥一下,那简直就太难为他了,更何况作为一名父亲,他的表现也实属正常。 “谁让我把你拖累到如此危险的地步了,如果我有个女儿被人拖累到差点死了,我估计比他表现得更直接。

”秦阳笑着答了一句,指了指旁边的何秀:“这是何秀,一个很厉害的大高手,我拜托她来照顾你一段时间,确保你的安全。 ”找保镖的事情秦阳和文雨妍已经之前就沟通过了,文雨妍也没客套,毕竟谁又不希望自己安全一点呢?“何小姐,我是文雨妍,嗯,秀姐,以后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 ”何秀微笑道:“文小姐不用客气,我一定会尽力保护你的安全的。 ”文雨妍笑盈盈的说道:“秀姐不用客气,叫我名字就好,如果嫌弃三个字长了,那你就叫我雨妍就行,能让秦阳这个眼高于顶的家伙称赞为很厉害的大高手,秀姐你一定超级厉害!”何秀对文雨妍并无所求,而且她本身也是一名高手,心中自然也是有着几分傲气的,如果不是因为母亲和康辉的双重关系,她这样的实力,怎么会来给一个普通人当保镖?“行,那我以后就叫你雨妍了。 ”三个人正说这话,文彦候和秋思两个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秋思表情还算好,毕竟秦阳主动给她打电话说明这件事情,她内心虽然有些后怕和担心,但是对于秦阳的好感却是又上升了不少。 秦阳和文雨妍交朋友这件事情并没有错,而杀手想要挟文雨妍来杀死秦阳,秦阳已经豁出去性命去拯救文雨妍了,差点还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别的不说,光是这么一点便已经让人无法苛责于他。 文彦候的脸色则明显的不太好,冷哼道:“秦阳,你现在实力越来越强,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惹的敌人也是越来越强,你就不担心终有一天遇到一个你惹不起的人,直接害了自己和你自己身边的人吗?”“文叔。 ”秦阳沉静的打了个招呼,沉着的说道:“从我到中海开始,我就没有主动刻意的去招惹过谁,不管是之前的宇文涛,还是李家王家等之流,我可从来没去找过他们麻烦,都是他们来找我的麻烦,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稍微停顿了一下,秦阳表情有些无奈的叹道:“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只是别人不给我这个机会,我又能怎么办?”。

特别推荐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