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行者无疆 2.20 教皇的卫士

行者无疆 2.20 教皇的卫士

  这曾经是世间特别贫困的地方。

  贫困带来战乱。 但荒凉的中部山区有一位隐士早就留下遗言:“只须卫护本身自由,不可远去干预别人。

”  话是对的,却做不到。

太穷了,本身的一切都无以卫护,干预别人更没有可能。 但是,别人互相干预的时候来雇佣我们,却很难拒绝。   结果,有很长一段时间,欧洲战场上最英勇、最忠诚的士兵,公认是瑞士兵。 瑞士并没有参战,但在第一线血洒疆场的却是成批的瑞士人;更触目惊心的是,杀害他们的往往也是自己的同胞,这些同胞受雇于对方的主子。   瑞士人替外国人打仗,并不是因为人口过剩。

他们人口一直很少,却紧巴巴地投入了这种以生命为唯一赌注的营生。 说是“赌注”又于心不忍,因为赌注总有赢的可能,但他们却永远赢不到什么,即便打胜了,赢的是外国主子,还有作为中介商的本国官僚,自己至多暂时留下了一条性命。

  这样的战争,连一点爱国主义的欺骗都没有,连一点道义愤怒的伪装都不要,一切只是因为雇佣,却不知道雇佣者的姓名和主张,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发动这次战争。

为了一句话?为了一口气?为了一座城堡?为了一个女人?都有可能。   这是一场千里之外陌生人的对弈,却把两群瑞士人当作了棋子。

  说起来这样的战争真是纯粹,只可怜那些棋子是有血有肉、有家有室的活人。

刀剑刺向同胞,杀喊和惨叫中裹卷的是同一种语言,与双方主子的语言都不相同。

可能,侧耳一听那喊声有点熟悉,定睛一看是久未谋面的亲戚,但刀剑已下,喊声已停,只来得及躲避那最后的眼神——这种情景,应该经常都在发生。   经过几百年这样残酷的训练,我相信这个族群必然会淡漠理义和感情。 这在瑞士的思维领域和创作领域都能看出一点踪影。   这种训练的正面成果,是养成了一种举世罕见的忠诚。 忠诚不讲太多的理由,有了理由就成了逻辑行为,不再是纯粹的忠诚。

因此,戒备森严的罗马教皇从来不对贴身卫士精挑细选,只有一个要求:瑞士兵。

  直到今天,罗马教廷的规矩经常修改,他们的多数行为方式也已紧贴现代,唯有教皇的卫士,仍然必须是瑞士兵。

  但是,除了教皇那里,瑞士早已不向其他地方输送雇佣兵。

这是血泊中的惊醒,耻辱中的自省,他们毕竟是老实人,一旦明白就全然割断,不仅不再替别人打仗,自己也不打仗,干脆彻底地拒绝战争。

  他们太熟悉战争又太不熟悉战争。 熟悉的,是刀刃血拼;不熟悉的,是战争的发动及其理由,战争的推进及其计谋,战争的结束及其善后。

严格来说,他们还不大知道如何为自己而作战。

  于是他们选择了中立。

  其实,他们原来也一直中立着,因为任何一方都可以雇佣他们,他们没有事先的立场;如果有了立场就要因雇主的不同而一次次转变,多么麻烦,因此只能把放弃立场当作职业本能。   从接受战争的中立,到拒绝战争的中立,瑞士的民族集体心理实在是战争心理学的特殊篇章,可惜至今缺少研究。 二十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已经为它的中立提供了奇迹般的机会,而它,也成了世界的奇迹。   瑞士没有出现铁腕人物,也没有发现珍贵矿藏,居然在一百多年间由一个只能输出雇佣军的贫困国家跃上了世界富裕的峰巅,只因它免除了战争的消耗,还成了人才和资金的避风港。

中立是战争的宠儿,也是交战双方的需要。   也许,这是战神对他们的补偿?战神见过太多瑞士兵的尸体,心软了。   那年月瑞士实在让人羡慕。

我曾用这样几句话描述:人家在制造枪炮,他们在制造手表,等到硝烟终于散去,人们定睛一看,只有瑞士设定的指针,游走在世界的手腕上。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