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滴水之情,涌泉之恩周记作文

滴水之情,涌泉之恩周记作文

什么爱,厚重而深沉;什么爱,细长而深远。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滴水之情,涌泉之恩》的内容什么爱,如泉水如泰山;什么爱,如天空如大海。

饱经风霜的岁月,留痕在父亲那双宽厚而温暖的手掌,手上的伤口和粗糙的纹路,仿佛崇山峻岭般一望无际。

衰老,震撼在我心灵的脆弱,那棵精神上的支柱,希望永远不会被风化。 我是泰山的女儿,传承着厚实与无华,虽然少了诱人的玫瑰,依然绽放着寒梅的深邃;我流淌着大海的血液,炽热与温馨着不悔的人生,虽然少了飞向天空的翅膀,依然信步,踏实。 你是我的牵绳,我是你的风筝,你拉着我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我看到了江水如何滔滔,群山如何连绵,还看到一湾生命之水,在你的牵引下流过四季春秋,流过岁月更迭。 回过头来,我看到你满脸的汗水,却不知疲惫。

你吝惜的目光撞进我沉默的眼泪,漫不经心地落在寓于无形的体会。

爸爸,把我拉回来吧,我依然做你前世的情人。

斜阳芳草,总会凉薄在飞云冉冉的月桥,父慈女孝,总会让生活别样成梦魂不惮的远方。

一些记忆,如雨后的阳光,半是湿润,半是辉煌,就算清风吹来不同的方向,依然离不开你宽厚的广场。 写一篇诗歌把你咏进女儿的心脏,让我的倔强,写进你的昔往,将巍峨的苍翠,绽放成茉莉花香。

记忆是宁静而深沉的,就算岁月的风尘也蒙不住那些真实的明净。

梦,有时候是可怕的,再坚强的人,在梦里也会脆弱。

故事,是生活出来的,当刻骨铭心成永恒,故事,也就开始了。 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一次回家,爸爸去世了,我的哭声吵醒了同事,同事安慰我梦都是相反的,我努力地深信不疑着。

没过几天,爸爸出了车祸,这一次不是梦,因为被我咬破的手指流出的血给了我真实。

当我赶到医院,爸爸挂着氧气瓶,脸肿得连我都认不出。

虽然爸爸因抢救及时活了下来,但那次梦里梦外的真实,让我如一川烟草般,幻化成陌鸦飞过的苍茫。

我不愿去锁愁目送黄昏的尘芳,更不愿去叹息沧海一粒的渺小,我只想要那份安好的依靠,温暖成属于我的怀抱,做一件不愿改变的棉袄,抑或一棵柔弱矫情的小草,有模有样地躺在爸爸的胸膛。

童年,就像一条没有尘埃的溪水,总是那么温情而干净,爸爸就像水里的大石头,坚定而仁厚。

小时候家里很穷,连吃一顿饱饭都会让爸爸担忧,有一次做完苦力回家,爸爸拿出一个老板打赏的苹果,用小刀切成几个方块,一人一瓣,乐在其中。

爸爸在家里就像个傻大个一样憨实,一点都不懂得自私,你若稍微自私一点,或许我会更快乐。

那栋用爸爸的汗水堆砌起来的房子,不用阳光的抚摸,依然散发着幸福的温度,每一张瓦片,每一块砖头,仿佛都应证着爸爸的智慧与坚强。 那些打砖的日子,一打就是七年,我从孩子变成一个姑娘,亲眼目睹了爸爸从帅气到蹒跚的变化。

满脸的皱纹,或许比从前俊美了些许,因为,他笑了,他成了村里的模范,他让自己的孩子穿上了漂亮的衣服,上了城里的学校。

我知道,辛苦对于爸爸来说,永远比不上女儿快乐的成长,大浪淘沙,也不过沧海一粒,有些苦,在幸福面前,也不过如此。 我的脸上有一块残留的伤疤,虽然不明显,但是很真实。 那是幼时从牛背上摔伤的,伤得很严重,当时村里没有医院,没有公路,没有车。 爸爸背着我,骑着自行车走了几十里烂泥路才赶到南北镇医院医治。 我似乎忘了淌在爸爸脸上的是汗水还是泪水,但我记得我脸上不愈的痕迹让爸爸沉默了好久。

我虽然自卑过,但在爸爸面前,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会为我任何一点小小的伤痕自责与难过。

是谁说男儿才是父母最后的希望,谁若是娶我,谁就得做那雪地里的影子,如父亲般让我去敬仰与不弃。

爸爸,女儿已经长大,我不是你泼出去的水,而是你安出去的家,从此后,细雨轻风皆是我的牵挂。 天地渺茫,梦里梦外都会有故乡,月影离朝露,牵牛还会食露草。 茉莉花上的露珠又圆又亮,我知道他是你的眼睛,带着默默的忧伤。 随着女儿的长大,你的目光越来越远,而我的牵挂却越来越近。

朱颜总会自改,年年去,我也会鬓白,不怕自己老去更多寒暑,而是怕你的生活,会越来越孤独。

明明知道人的一生总会被时间验收,却也忍不住把你想得那么远。

原来,我把你对我的爱,延续至千年。

一些发自肺腑的话,总会在心灵酝酿很长的时间,才会懂得抒发,才会让人酸楚,才会如水般平淡却又如茶般回甘。 一些话,就这么几句,却仿佛永远也说不完。

一些情,就那么简单,却如桑麻般越织越密。 或许父爱如清茶,只需品尝,不需言语,便已经懂了。 世事无常,垂成功败,光阴婆娑,岁月更迭。 时间,似乎在无形地验证着增减与变化。

幸福的深层意义,心灵的一方净土,或许只有父爱母慈的积淀与祥和吧。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