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575,火车上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575,火车上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王勃和唐素珍吃了些卤菜,喝了些啤酒饮料,又一人吃了个面包,咬了一两支香蕉,凑合着把午饭混了过去。

两人吃东西的时候,对面一对二十几岁的青年男女所领着的一个小女孩眼睛眨也不眨,一直盯着王勃摆在桌子上的各种冒着诱人香气的卤菜流口水,王勃见这两口子衣着朴素,面相老好,小孩子也可爱,便大方的邀请对面的这家人一起吃。

不过,邀请失败,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是不可能吃他东西的。 王勃也就做做样子,但是却腾出一个食品袋,脚脚爪爪的一样抓了点递给对面的小姑娘。 对面的男女还是不要,王勃就说这是给小孩吃的,也没多少,又劝了两回,两口子才好歹收下,又赶紧让小女孩向王勃道谢。 小女孩怯怯的说了声“谢谢哥哥”。

王勃笑着说不用谢,之后眯起左眼,朝对方做了个怪相,一直显得拘谨,内向的小女孩顿时展颜一笑。 闲聊中,得知对方是在成市打工的农民工,河南商/丘人,年关将近,一家人便动身启程,像无数的农民工一样,不远千里,回家过年。 午饭过后,唐素珍拿出她为王勃收集的资料,也就是去年“新概念作文大赛”复赛一等奖获得者的文章,让王勃好好研究一下,其中就包括让寒冷名声大噪的那篇杂文《杯中窥人》。 对这些十七八岁的同龄人写的“无病呻吟”,“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文章,王勃哪里有兴趣看。 不过这是唐素珍的心意,他也只好拿在手里,装模作样的瞧一瞧。 唐素珍也不打扰王勃的阅读,从旅行包里摸出一本小说,兀自看了起来。

王勃觑了眼封皮,竟然是阿来的《尘埃落定》。 《尘埃落定》这本书王勃上辈子在高一的时候在县城里面的租书店借来看过。

整本书对他来说印象最深的便是作者对主角奶娘(大概是奶娘)奶/zi“色香味”俱全的描写,包括扮猪吃虎的傻子主角对奶娘奶//zi的各种意/yin和想象,让王勃事隔十几二十年都还有较为深刻的印象。

看到唐素珍手里的《尘埃落定》,王勃才感觉自己这次有些失策,早知道应该找程文瑾借两本有意思的小说带上火车,打发这无聊而难捱的时间。 王勃心不在焉的看着唐素珍给他准备的资料,余光却四处乱瞟,发现车厢内大多是像对面夫妇一样回家过年的农民工,也有不少在成市上学的大学生。

王勃的眼睛顿时一亮,四处逡巡,希望能发现一两个美女,打打望,YY一番,消磨一下无聊的时间。

可惜时运不济,车厢内的女大学生倒是有好几个,然而一个也入不了他的法眼,王勃也只好在心头遗憾的叹了口气,感叹一下“歹运”!成市作为始发站,基本上人人有座位。

不过随着火车一路停停靠靠,下车的少,上车的多,整个车厢便开始拥挤起来。 到下午六点驶向阳平关的时候,在车厢的连接处,已经站满了人,即便是过道,也有人蹲坐在地上。 由于是封闭式车厢,车内开着空调,车窗无法打开,人一多,车窗内的空气便开始污浊起来,让狗鼻子异常灵敏的王勃很是有些气闷和难受。 “唐老师,现在已经六点了,我们去餐车吃晚饭吧?”王勃有些受不了车厢内的空气,也想出去逛逛,便对唐素珍说。

第一次坐火车的唐素珍在过了最初两三个小时的兴奋后,对于沿途一成不变风景也感觉有些无聊,想换个环境透透气,但是她又有些担心放在行李架上的行李。

“去吃饭倒是没问题,但是我们走了后,这行李架上的行李——”“没关系,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可以喊廖哥帮们看一下嘛。 ”王勃对唐素珍说,旋即把视线看向对面的两夫妇,对姓廖的农民工说,“廖哥,我们出去吃个饭,你帮我们照看下行李哈!”“没问题,小王,你们放心的去吧。 ”男人笑着说,对于对面这个主动请自己一家人吃东西,还硬给自己女儿拿吃喝的小兄弟印象相当的好。 两人穿过一路摇摆不停,拥挤不堪的几节车厢,找到餐车,眼前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 “王勃,咋个餐车的人这么少喃?”前面几节车厢挤得犹如沙丁鱼罐头,餐车却颇为空荡,唐素珍见了,顿时便好奇起来。 王勃想,待会儿你见了菜单上饭菜的价格你就知道为什么人这么少了,但他也不说破,只是说:“大概大家都带有干粮,暂时不想在车上吃饭的缘故吧。

”两人找了个无人的餐桌相对坐下,王勃拿起菜单,递给唐素珍,让对方点菜。 唐素珍刚刚接到菜单,便犹如接到烧红的烙铁一样,差点将菜单摔在地上。

“这,这里的菜也太贵了吧?回锅肉四方一般的馆子才卖三元一份,这里竟然要卖八元?这也太敲人了吧?”唐素珍双眼大张,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呃,唐老师,这个,火车上的饭菜是……比较贵!”王勃小声的说。 学生时代的他,从来没有,也不敢吃火车上的东西,包括最简单的方便面,矿泉水,因为太贵,不划算。

他一般都是在超市提前买好,带上火车。

至于那望而生畏的餐车,他也只是因为好奇参观过,却从来不敢坐下点个菜。

唯一一次在餐车点菜,还是结婚的时候和前妻去凤凰度蜜月,小小奢侈了一把,尝了回鲜。

“那我们随便点两个菜,将就下算了。 贵死人!”唐素珍拍着胸脯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要得,唐老师。

”王勃点头附和说,心头却有点失望,他还想准备大吃一顿呢。 但是唐素珍一副“节约闹革/命”的模样,他也不好表现得过于铺张浪费,尽管这点小钱对现在的他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跟王勃商量后,唐素珍点了一荤一素两个菜,一个回锅肉,一个麻婆豆腐,都是最常见的川菜。

吃了晚饭,两人又在宽敞,空气清新的餐车坐了好一阵,一直坐到八点左右,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返回空气污浊的客车厢。

回到座位,唐素珍继续让王勃研读去年“新概念作文大赛”复赛一等奖得主的范文,她则继续开始看没看完的《尘埃落定》。 王勃哪还有那耐心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那些小屁孩的文章上,就说他已经看完了,问唐素珍还有没其他的小说,借给他看一本。 唐素珍一共带了两本小说,一本阿来的《尘埃落定》,一本王安忆的《长恨歌》,便把《长恨歌》拿给王勃。 《长恨歌》王勃大学时代当文学青年的时候看过,没什么期待感。 不过现在实在是无聊,再读一遍,权当打发时间吧。

王勃看了一个多小时的小说,便感觉有些困意了。

今天为了赶车,早上起得太早,而且一路舟车劳顿,到现在也没歇过一分钟,整个人很是有些疲倦。 王勃合上书,准备还给唐素珍,自己闭眼眯一眯。

刚偏头,就发现前不久还在看书的唐素珍已然坐在火车上睡着了。 ————————————————————————————————PS:“黄昏是我苏醒的节奏”老弟昨天的打赏是1888起点币而非588,老瞎看错了,抱歉!已更正!不好意思哈:)(未完待续。 )。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