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窗台石]窗台上想死的女人是谁?《情深百里》大结局前传

[窗台石]窗台上想死的女人是谁?《情深百里》大结局前传

他为她放弃一切,她却在结婚前离开,跟另一个有钱的男人订下婚约!!他不会再爱这个女人!楚离眼里复杂的神色敛去,取而代之的是冷酷如冰。 江芸站在窗边,嘶哑哀求:楚离,求你看在我们以前的份上,放过我妈……江芸,我不会让你妈死的。

楚离开口。

江芸的眼眸被点亮:你会救我妈?会。 楚离笑了,一字一顿:如果你死了,我不但会救你妈,还会用最好的药的给她续命,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妈有心脏病,可以作活体试验,死了还可以医学解剖……江芸不可置信,浑身都在颤抖。

他每说一个字,她的心似乎就被刺了一刀。

眼前的男人竟然会这么冷血!楚离盯着她,冷静的眼底隐隐掠过疯狂、快意、却又不着痕迹的刺痛了一下。

他冷冷开口。 你妈的骨灰,我还会拿去喂狗。 楚离,我和你一起死!江芸再也听不下去,发疯般的向他扑过去。 她所爱的楚离已经死了,眼前的男人,是魔鬼!!姐姐,不要伤害楚离!一条纤细身影闪过来,一下子抱住了江芸。

江芸话没说完,感到身体被用力推了一下,一下子向窗外摔去。

啊!就在摔下的一瞬间,她清楚的看见柳芊芊对自己做出口型。

姐姐,我送你上路。

忽然间,一道身影闪电般冲到窗边,在千钧一发之际,用力抓住她的胳膊。

江芸,你这该死的女人!《情深百里》楚离紧抓住她的手,用力拖了上来。 就在看见她坠向窗外的一瞬间,他冰冷的心仿佛忽然炸裂,迸发出一股直刺灵魂的强烈剧痛!病房里,忽然响起柳芊芊凄惨的哭声,一下子扑过去抱住她。 姐姐,我想拉住你,你为什么要把我推开。

楚离的脸色骤然冰冷,又是这女人故意用的计谋吗?江芸的身体重重摔进了窗台,摔得七荤八素。

她没有回过神,惊魂未定。

江芸头发一下被用力扯住,她不得不抬起头。

啪!一记重重的耳光抽到脸上,打得她头一偏,刚撑起的身体又摔到地上。

贱人!楚离冷漠的收回巴掌:想死,没那么容易!他不会再怜悯这个女人!……就在楚离把江芸从窗台上拉下的时候,一个护士站在门外,手里捏着一份血液化验报告。

江芸的血检异常,她得了骨癌。 可看病房里闹得不可开交,她犹豫着现在该不该进去。 病房门开了,柳芊芊走了出来。 护士如蒙大赦,赶紧把报告递过去:柳小姐,请把这份报告交给楚院长。 柳芊芊不耐烦的接过报告扫了一眼,先是一愣,紧接着舒心的笑了。 太好了!她正愁怎么解决掉江芸,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报告我会交给楚院长的,但江小姐和她母亲都不能受刺激,这件事你得保密。

柳芊芊半是哄骗、半是威胁的说: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负不起这个责。 是,是。

护士连忙点头。 望着护士跑开的背景,柳芊芊冷笑着把手里的报告撕成碎片,随手扔进垃圾箱。 这个贱货竟然得了癌症,这是天意!就让她去死好了!柳芊芊快步向化验室走去,她还得去打点一下,绝不能让此事传进楚离的耳中。 ……江芸又回到了熟悉的黑屋子。 江芸被绑在**上,呆滞的盯着天花板,头发蓬乱,骨瘦如柴,唯有肚子一天比一天大。

输着营养液的手腕,被针扎得一片青紫。 黑暗的房间不见天日,她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而楚离再也没有来过。 吃饭了。

护工推门进来,直接拿出塑料管,把管子捅进她的喉咙。 呕!江芸的身体一下子崩紧,剧烈的挣扎,可被绑得动弹不得。

护工用针管把流食注入塑料管,灌进她的喉咙。

姐姐,都怪你闹绝食,我才想到这个办法。 柳芊芊从门外悠闲的踱进来。

食堂溲水桶里的饭菜,好吃吗?江芸无法说话,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

她想绝食抗议,可柳芊芊找到楚离,自告奋勇的说要喂她吃饭,私底下却用这种方式折磨她,每天一次。 姐姐,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恨你吗?我跟你同样都是江家的女儿,却有不同的命运,凭什么你就是江家大小姐,而我就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说话时,柳芊芊的眼里流露出浓浓怨毒。

无删减版《情深百里》已上线,大家一起来阅读一下《情深百里》精彩片段哦阅读全文请搜索薇/信/公/重/号(语录小说),回复连载号[1021]即可咳咳!江芸嘴里的管子被扯掉,喉咙剧痛,柳芊芊冷笑一声,你也得意不了多久,得了骨癌这种绝症,多活一天都是运气!骨癌?江芸浑身定住,溃散的眼神凝固了。

以为我骗你?柳芊芊讽刺冷笑,肆无忌惮的把病历扔到她面前。

一切都被她打点好了,楚离暂时不会知道这件事。

至于以后……这贱货早就死了,嘴长在自己身上,到时候在他面前装委屈,他也会相信自己的。 白纸黑纸上,那个Ca两个字清晰无比。

江芸怔怔的看着,一股凉意顺着脊椎爬上后背。 她怎么……会得这种病?你最多还能活半年。 柳芊芊歪着头一笑:不过要是把孩子打掉,就能延长寿命。

不!江芸脱口而出。 她被关在这里的无数个日夜,陪着她的只有肚子里的这条小生命。

她都能感到胎动了,怎能扼杀掉他的性命。 那就没办法了,没准到时候会一尸两命。 柳芊芊耸耸肩,轻快的走出病房。 砰房间又重归黑暗。

江芸大口的喘息着,在绝望中浑身冷汗。 母亲生死未卜,她也只剩半年的命,似乎自己走的每一步都是错,前方是万丈深渊,退一步却是无尽炼狱。 她究竟该怎么办?仿佛感受到她的无助,鼓起的腹部动了一下。 江芸使劲的扭动着手腕,试图从皮带中挣脱。 她多想摸一摸自己的孩子,可就连这微不足道的事,她也做不到。

江芸紧咬着牙,眼泪无声滑下。 她在黑暗里像困兽那样挣扎着,喘息着,无人知晓。 ……楚离坐在办公桌后,单手抱着坐在膝盖上的柳芊芊,另一只手拿着一本旅行手册翻看。

你看看,想去哪里度蜜月?这里呢?柳芊芊满脸娇羞,纤手指向一张照片。 心形小岛上,矗立着一座白色教堂,是情侣结婚的胜地。

楚离的眼眸凝固了,深埋在内心深处的疼痛,忽然间被勾起。

熟悉的教堂,是他和江芸结婚的地点。

换一个。

他直接翻了一页,随便指了一下;去这里。 柳芊芊眼底的怨毒一闪而过,却柔顺的说道:听你的。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