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0086 我最近有点力不从心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0086 我最近有点力不从心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陈曌在给老大治疗的时候,内斯塔那边终于有反应了。

开始的时候,他还强忍着,只是一个劲的磨牙齿。 可是渐渐的他就受不了了,想要伸手去挠背后。 莫格里一把抓住内斯塔的背后:“内斯塔,你是个硬汉,不能认输。

”内斯塔又忍了一会,可是他的表情已经变的相当精彩。 “很痒是吧。

”“非常非常的痒……你是不是在我的背后放了一百只虫子?”陈曌配制的这个草药,是按照恶魔医书里记载的,是那位前任死神对人体做过实验的。

“放心,只会持续二十分钟左右,你不是已经忍了十几分钟了吗,快结束了,再忍忍吧。 ”老大看了眼内斯塔:“有那么痒吗?以前你受伤都不见你吭一声。 ”“你要不要也涂抹一点,药效很好的。 ”“能够让我的伤加快痊愈吗?”“可以。 ”“那就给我抹一点。

”陈曌也给老大抹了点药,下一刻老大就感觉到有些骚痒,刚要伸手去挠,陈曌就拍掉了。

“你刚说完别人,自己就忍不住了吗?”给老大包扎好伤口后,陈曌就转向颓废男:“到你了,把你裤子脱掉。 ”颓废男是左边大腿受伤,所以只能让他脱裤子。 陈曌捂了捂鼻子:“你几天没换内裤了?”“那个……我们在外面逃了两天了……而且你看我们的样子,像是能洗澡的吗?”莫格里说道。

“我感觉你的内裤里就像是藏了一个发霉的松饼果。 ”陈曌只能戴上口罩,实在是太难闻了这气味。

颓废男的伤势算是最轻的,可又是最麻烦的,他受伤时间最久,而且子弹一直卡在大腿里没取出来。

好在只是小口径子弹,而且对方射击的距离较远。 不然的话,他的大腿就算是完蛋了。

伤口略有发炎,陈曌稍微的切开伤口,将发炎的肉切掉,同时用手术钳把子弹挖出来。 子弹一挖出来,血就喷了出来。

“按住这里。 ”陈曌让颓废男摁住大腿的根部小聚穴。 颓废男摁住穴位后,血立刻止住了。 “要是再拖一天,你这条腿就废掉了。

”陈曌说道。 颓废男此刻嘴唇发紫,额头冷汗直冒。

“好了。 ”陈曌抹了把汗迹:“两天内不要碰水,两天后可以换纱布,也可以洗澡一下,然后换新纱布,对了,在重新包扎之前,最好是能有酒精给伤口再清洗一下。

”“那我们呢?”莫格里问道。

“你们三个的伤口不麻烦,而且涂抹了药剂,很快就能结疤,最好是把自己身子洗一下,保持干净,卫生间在哪里,我去洗手。

”“后面。 ”陈曌洗完手出来,结果内斯塔已经把枪口指着陈曌的脑门了。 “内斯塔,放下枪,陈可以信任。

”莫格里说道。

内斯塔看向老大,老大点点头:“放下枪。

”“下次再叫我,你们最好准备更多的现金,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再来。 ”莫格里拿出一叠钞票,送到陈曌的面前:“我送你。

”在离开密林的时候,莫格里很尴尬的跟在陈曌的背后。 说好了,不会拿枪再对着陈曌了,结果陈曌又被人指着脑袋了。

“陈,我很抱歉,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算了,你们的事我不想过问……我现在可以打开手机了吗?”“可以了。 ”莫格里点点头。

陈曌刚打开手机,就看到好几个未接电话。 其中一个是伊森打来的,其他的全部都是大卫打过来的。 “喂,大卫,有什么事吗?”“陈,你怎么关机了,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打不通,还去你家门口,发现你不在家,你昨天救回来的女孩,好像有麻烦了。 ”“她怎么了?”陈曌一拍脑门,突然想起来昨天老黑说过的话,那个叫做艾沙的女孩,似乎还有一个生劫没过。 难道她的生劫,这么快她的生劫就来临了吗?“今天我们这里来了一个通灵师。 ”“通灵师?不是骗子吧?”“不是,她听说那个女孩的事情后,就说那个女孩有大麻烦,好像有什么东西会袭击女孩,我就想到了你,你能不能保护那个女孩?”通灵师?老黑说过,经历过生死劫的人,会成为通灵师。 也就是说,大卫口中的那个人是渡过了生死劫的,所以她知道那个女孩会发生什么事。 “陈,你在听吗?你说话啊。 ”大卫着急的问道。 “哦,我在……那个女孩现在在哪家医院?”“在香特丽医院。

”“你能把她转移出来吗?”“转移出来?为什么?”“因为很可能会波及到身边的人。

”“这么严重?”“是的,非常严重。 ”“可是我没有这个权限,而且女孩不是罪犯,除非是她的父亲同意。

”“算了,先去香特丽医院吧,到了那边再说。 ”陈曌无奈的说道。 挂断电话后,陈曌转头说道:“去香特丽医院。

”“是不是有麻烦?需要帮忙吗?”“还是算了吧,刚才和我通话的可是个警察,我相信你不喜欢出现在他的面前的。

”“好吧,你和警方有合作吗?”“算不上合作,怎么……你不会是打算灭口吧?”“我没那么不讲理,而且过去我们也和警方有一些合作,当然了,都是见不得光的合作。

”“那就好,不过等回头你们最好转移走,不然你们的位置要是曝光了,指不定又怀疑到我的头上。

”“不用你说。

”香特丽医院到了,陈曌下了车,莫格里突然伸出脑袋:“陈,你说的能够治疗秃顶的疗程,要多长时间?”“……”“你不是不需要吗?”“我有的脱发的朋友,不是我。 ”“哦……那叫你的朋友来找我,我需要当面诊断。 ”“好吧,那个人是我。 ”“你现在是不是有点硬不起来?”“不,我的性功能很好。 ”“哦,那就不需要治疗,再见。

”“好吧好吧,你别走,我是有一点点力不从心,最近一段时间,都需要靠药物才能硬起来。 ”“等你渡过了最近的麻烦后再来找我。

”说完,陈曌背着工具箱,带着宠物走了。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