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

名人与端砚的秩闻趣事

名人与端砚的秩闻趣事

名人用过的,有的本身就十分名贵,如苏东坡的从星砚、百一砚。

有的砚虽非珍贵,如岳飞的砚就比较一般,然而物以主显,因名人用过而显得身价百倍。

本文要向读者介绍的是我国历史上几位名人轶事及他们所用过的名砚。 1、北宋著名书法家米芾(南宫),字元章,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其书法与苏东坡、黄庭坚、蔡襄齐名。

米芾不仅在书法的实践和理论方面造诣很深,而且对也很有研究,曾写下《砚史》一书,详细分析了端砚和歙砚的特点,发表了许多精辟的见解,同时,还向读者介绍了历代砚石的制作样式。 这本书一直流传至今。 今天读来仍觉很有参考价值。

米芾不愧是个砚石研究专家。 明人笔记,叙述了米芾与苏东坡一段轶事:据说米芾有方端砚,苏东坡借来欣赏,到手之后,苏东坡就立遗嘱,要后人把这方砚拿来殉葬。 米芾急了,立即写信给苏东坡将端砚索回,听说米芾写给苏东坡的信函真迹仍在人世。 可惜笔者无缘一见。

米、苏两人爱砚如痴。 上述轶事,可见一斑。

2、著名民族英雄文天祥所用的砚石也是端州所产。

他将这方端砚命名为玉带生。

笔者从《西清砚谱》里看过此砚照片,果然是方造型独特的端砚。

其砚呈紫色,中间有纹如玉带。 据史籍记载,文天祥对这方端砚十分珍爱,在砚上刻上玉带生砚名,还亲赋《玉带生铭》镌于砚背:紫之衣兮绵绵,玉之带兮卷卷,中之藏兮渊渊,外之泽兮暄暄。

于乎!磨尔心之坚兮,寿吾文之传兮。

这砚铭对端砚的外表、质地、用途等极尽赞美之词。

文天祥用过的这方玉带生端砚,后世人自然视之如宝。

他殉国后,这方端砚被南宋诗人谢翱收藏。

谢翱曾率乡兵投入文天祥部合作作战,担任咨议参军职务,因抗元失败,后改名换姓,到处逃亡。

他得知文天祥殉难,悲痛异常,作《登西台恸哭记》以显彰文天祥抗元报国的崇高民族气节。

玉带生砚后来不知怎样离开谢家在世上辗转流传。

到了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著名文学家朱彝尊往苏州游览,到博闻善画的诗人宋荦(其时,宋正上任苏州巡抚)那里作客。

朱无意之中从宋的书桌上看见了玉带生砚。

朱大喜,当即以硬黄纸摹下文天祥所作的《玉带生铭》的铭辞,他自己则作了首《玉带生歌》,并有小序:玉带生,文信国(天祥)所遗砚也。 予见之吴下,既摹其铭而装池之,且为之歌曰:玉带生,吾语汝,汝产自端州,汝来自横浦……在此之前,南宋将领张宪亦有《玉带生歌序》:玉带生,端人也,事文山丞相为文墨宾,与同馆谢先生翱友善。

歌序也陈述了文天祥所用的砚台就是端溪名砚。 张宪还将玉带生拟人为文天祥的侍从呢!3、清代两个名人所用过的端砚也值得一提。 (1)一方为民族英雄林则徐的端砚。 此砚目前仍在世上。

据我国近代著名诗人柳亚子先生的外甥、上海竹雕名家徐孝穆先生透露,林则徐的端砚现藏李宇趋家中,该砚曾由著名花鸟画家唐云及徐孝穆过目、查证。

徐孝穆还为该砚镌刻题记:砚为清代文忠公(则徐)遗物,石为端溪上品。 原有铭跋,遭人磨毁,将运出国被阻留而流落羊城,为赵品三同志收藏。 辛丑夏赠王世英同志,同年冬世英转赠余于北京。 壬寅春李宇趋记于沪上大石斋。 林则徐砚原有的铭跋究竟写些什么,可惜已遭人磨毁而难以稽考。 (2)故宫博物院收藏有明曹学佺铭文的端石砚一方。 曹学佺(1574-1647),字能始,侯官人(今福建省侯县)万历二十三年进士,授户部主事,也是一个名家。

后因与阉党斗争,天启中,除名为民。 崇祯初复起广西,疏辞不赴;家居二十余年。 曹氏为金陵社成员,肆力于学,能诗善文,著述颇富,有《海内名胜志》、《十二代诗选》等,皆盛行于时。

为诗以清丽为宗。

曹学佺铭文之端砚,砚作圭式,长23.8厘米、宽14.8厘米、厚厘米。

砚之中间雕作一圆月形台面,作为研墨之用,圆周内边缘为如意云头纹。 圆周外上部为三峰耸立,其上为流云纹,三星悬于峰间。 圆周外下方为海水纹。 砚背面上部刻有阴文隶书:石璞不琢,不成方圆,微存圭角,小在掌握之内,大则挥八极而摇五岳;左方楷书阴文曹学佺下,篆书阴文方钤能始二字。

砚铭文下方正中深雕作一圭式纹。 砚左侧面篆书阴文圭复下,篆书阴文方钤二:曰文字深缘、曹氏珍藏此砚因材施艺,构思设计巧妙。 上部为天上的星云,下为山峰群立,再其下为大海浮托一轮明月,有海上生明月的诗情意境,整个画面,表现了大自然景物之美,说它是一幅石雕画也未为不可。 4、清末著名书画家吴昌硕用过的端砚造型奇特,它被雕琢成纵剖面竹节形,色呈玫瑰紫。 那滋润的石质,生动的造形,柔和的线条,逗人喜爱。 砚背刻着吴昌硕的铭文:竹不实,凤亦饥,闭门且写感事诗。 光绪辛丑老缶铭。

据说竹子会开花,也结实,状如麦粒,叫竹米,哪里竹子开花,那里的竹子便要很快死去。 而凤凰这种传说中的神鸟,只吃竹实。

在《骨董琐记》卷一的竹实条下,还可以找到更为详细的说明:竹实为鸾凤所食。

花如枣,实如麦,号为竹米,荒之兆也。

又唐人诗:老屋茅生菌,饥年之兆也。

陆鲁望诗:青覆未成弧凤饿,青覆即竹实也。 上面引证的材料,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吴昌硕所刻砚铭的大意:竹子没有开花结实,凤凰得饥饿,有什么办法呢?我还不如关起门来,研墨写感事诗,记录下这可诅咒的年代吧!吴昌硕以砚寄情,借铭言志,表达了忧国伤时的沉郁情怀。

光绪辛丑,即1901年,在此前一年,八国联军侵掠北京,当时清政府极端腐败、昏庸、反动。 砚铭的字里行间,流露出书画家对当前黑暗现实的不满。

可贵的是,吴昌硕将具有丰富社会意义的素材,运用精炼的语言,浓缩成十三个字,而铭文的内容又紧扣住竹节形砚,反映了吴昌硕非凡的才华!通篇铭文的书写,不拘一体,即使在一个字中,有的也写成篆楷笔意相间,颇见天趣。 从吴昌硕的端砚里可看出,我国制砚历千余年,到了明清两代,成就尤杰。 原因之一,即在于能够吸引书画家、诗人、学者和当时名工巧匠一起参与研制端砚,或绘画,或赋诗,或作铭,或题识,这样琢制而成的砚,除了实用外,又增添了许多文学艺术情趣,成为精美的艺术品。 清人竺重光论述绘画作品时曾说过:寓目不忘,必为名迹,转瞬若失,尽属庸裁。

吴昌硕这方竹节端砚正属于寓目不忘这一类精品。

在我国历史上,名人的趣闻轶事确实不少。

端砚和文化人有着不解之缘。

5、明末清初著名学者朱彝尊不仅在文学、金石学等方面有很高的造诣,著有《曝书亭全集》、《月下旧闻》等。

而且对墨砚也素有研究,喜欢珍藏端砚,写下《说砚》一书。 朱彝尊是浙江秀水人,他有一方极为珍爱的端砚,其形似耳朵而命该砚为大耳。

后来,大耳端砚为清浙江嘉兴乾隆进士沈可培所得。

沈擅长书画,他得大耳砚后高兴非常,在砚匣上刻有题记,叙述得砚的始末。

现在,该砚为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

6、清康熙年间的江苏吴江名士潘耒,字次耕,号稼堂,是顾炎武弟子,著有《初绪堂文集》。 潘耒也是一个端砚鉴赏家,写了一篇《端石砚赋》,对端砚赞扬备至,尤其推崇端砚石眼。

他对端砚石眼评价甚高:人惟至灵,乃生双瞳;石亦有眼,巧出天工。

黑睛朗朗,碧晕重重;如珠剖蚌,如月丽空。

红为丹砂,黄为象牙;圆为鸲鹆,长为鸟鸦。 或孤标而双映,或三五而横斜;象斗舌之可贵,惟明莹而最佳。

潘耒为何对端砚如此喜爱?因他珍藏了一方名贵的杂形端砚之故也,这砚有石眼,估计出自老坑岩。

潘耒所用过的端砚同朱彝尊的大耳砚享受同等殊荣,也被珍藏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内。

(您可以通过扫二维码关注我们,或直接用手机微信搜索公众号添加关注)。

本文章为专业提供的(http://)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

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文学期刊_文学常识题库www.fh52.com All Rights Reserved.